国外用口服精油作为方剂,为什么在国内不建议喝?

2020.03.07 -

有来自国外的直销品牌,也有某些流派,倡导口服精油来作为症状/病痛的解决方案(这直接超越了保健品)。

相当于脱胎自中医里的很多野路子,有点玄,有点神叨叨的旁门派系。蛤蟆功,血滴子,吸星大法……

精油皮肤涂抹,黏膜吸收,嗅吸进入,都常用,口服就存在很大争议

往嘴里去的,一般可以这样分:处方药,otc,保健食品/营养食品,药食同源目录,中草药材目录,新资源食品,普通食品等等,比如三七,进了药食同源目录,就可以做成三七茶,当普通茶饮喝,否则就不能,至少不能公开场合宣传跟拿来卖给人喝。

我们曾经做黄花梨叶茶,那么作为新物种对待,就需要一段时间去做申报,如何证明没有毒性,没有未知副作用,历史上某地域是否有长期食用经历等等繁多的项目。通过了,进入相应的名录,才可以作为日常可以吃的东西,作为食品成分添加或者保健日用。

精油我们这划归化妆品管理。生产环节,自然不能保证口服所需要的要求

即使是特妆字号的护肤产品,也都有一些毒理性,安全性,人体测试等环节的申报步骤,何况进嘴的东西。

国内还没有精油可以吃的支持体系,都是自发行为,毕竟喝尿疗法也盛行过

拿川贝枇杷膏比喻,这枇杷叶子,是树上的还是掉地上的,枯黄掉的算不算,有什么炮制方法,都有讲究。给我吃的你也得这么讲究吧。

口服玫瑰精油美容保养,我13年前见过,5毫升还是8毫升,八千到一万元。看了包装,没找到批号。功能诉求也都是外用理论上那些美容功能,再加卵巢子宫保养等。

诚然法国有医疗系统,用口服精油作为方剂手段,有些效果好。那是从种植,萃取,品质管理,经验积累,剂量控制,效果跟踪等体系管理上保证着安全性(当然医学上的事情我不懂)。而精油我们还处于分辨真假,好坏,是什么的开荒阶段。

即使口服,那么剂量规定,口服带来的作用过程和机理,民间还不具备这个资格。中药这么有历史渊源,也有马兜铃酸这样的事件,精油才多少年呐(历史渊源不算)。

没有国家层面的驱动,精油口服养生调理也好治病救伤也好,难以成体系,路还长着呢。把精油作为原料,提取分离成分去制药的倒是不少了,当然可能只是直接把植物作为原料,跟精油还没任何关系,只是精油去蹭人家的热点。

以后肯定有以精油作为剂型,酊剂,油液胶囊形式存在的保健/药物等,或许是抗生素面临越来越大瓶颈的时候。

有人喜欢并从口服精油中感到良好作用强烈分享,怎么办?

我们的认知,决定我们的世界有多宽广,不要妄图可以劝回一个认定口服精油就是很好疗法,使用方法的人,就像不要劝人分手说这个人不好一样,没有效果,适得其反——柏杨在《倚梦闲话》里教过我们。

自己保持审慎态度,理性看待即可。

从精油的作用来讲,不用口服,其他作用途径,也能有很好的效果。比如呼吸道问题,吸闻进入身体的速度,比搓擦/口服更快。犯不着去吃精油。

结论:口服精油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就像医生开药,不是人人都那么专业!

阅 309
0

黑眼圈怎么办?黑眼圈分为两种,一种叫青色黑眼圈,是由于眼睛下方的毛细血管淤血造成的,通常由睡眠不足或用眼过度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