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油抗菌作用的思考【Oshadhi荷索博士专栏】

2020.05.09 - Oshadhi精油

Malte Hozzel博士,Oshadhi品牌创始人。德国海登堡大学博士,药用植物学家、调香艺术大师、诗人、冥想大师。

荷索博士自1971年起致力于芳香植物和精油的研究,一直用植物精油来修复人体功能并追求身心灵的和谐。为了追求高品质精油,他走遍五大洲寻找植物的优质栖息地,并于1990年在德国巴登巴登创立了Oshadhi品牌。

冠状病毒引起了自然医学和芳香疗法的关注,人类再一次面临着个体和集体健康的威胁,这种情况下,我们并不应手足无措,而可以从大自然中寻求解决方案。

在植物医学和芳香疗法领域,对微生物感染有无数的答案。对我而言,这只是三个问题:我们真的需要它们么?为什么我们不需要它们?谁不需要它们?

药用芳香植物及其精油理应成为应对健康问题“全球行动计划”的一部分。我们不该忘记,经过数亿年的发展,大自然对对抗病毒、细菌、真菌、寄生虫有着自己的策略,没有这些策略,地球上的生命也不可能存活至今。

我们不需要重新发明新的策略,只需要加深对自然的了解,并将其古老的防御策略与现代医学相结合,这就是我们说的“综合”或“综合医学”。

精油,强大的生物化学防御媒介

这些强大的防御策略在应对各种挑战中,已发展成为自然界内部的互助盟友,在地球无休止的进化过程中,它们一直是对抗威胁植物物种分化推力的强有力的”敌人”的主要答案之一。所以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自然界中的幸存者们——那些有着强大力量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益强大的生物,它们可谓是大自然的战士,有的看起来如玫瑰般美丽……我们为什么不去寻求它们的帮助呢?它们在等着我们啊!正如来自印度的植物学家Balraj Maharishi曾经在新德里国际阿育吠陀会议上所讲:

“Devas天神邀请我参加会议,他们告诉我,他们非常了解人类的问题,并决定为人类做更多的事情。”

但是,如果把精油(如果它们的潜力能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可的话)与化学专利实验室出品的化学合成药物放在同一位置上,则是一个根本的错误。

精油属于自然界本身,它们微妙的气场能量形式远超出人造对抗药物的范围,著名芳疗师Kurt Schnaubelt曾描述:

“它们的活动受植物周围环境的影响,精油不是武器,而是相互作用的媒介。它们是生命本身的重要元素,强化了生命的质感和前提。”(Kurt Schnaubelt,《精油的疗愈智慧》)

因此,将精油等同于化学合成产品(这是最近的趋势)无非就是将’’天然药物’(精油)’交到受其自身原则约束的组织和行业中,在多数情况下,这些原则完全违背了自然进程和人类古老的疗愈科学。

精油真的能够抗微生物么?

是的!

A.M. Giraud-Robert博士在2005年3于格拉斯举行的芳香疗法和药物植物研讨会上发表了一项临床研究,证明了精油在治疗乙肝和丙肝中的疗效,尤其是在抗纤维化和抗病毒方面,所选的精油一方面是由于其抗病毒特性,另一方面是是其对肝细胞再生的效用。
所选的抗病毒精油包括:
罗文莎叶
月桂
绿花白千层
侧柏醇百里香

在这项研究中,精油以不同的剂量服用,平均每天3次,每次3滴,连续使用1周后停3周,再连续使用1周。
参看:https://www.originalswissaromatics.com/Liver-Rebuild-Magic

其它一些具抗病毒作用的精油:
檀香:美国杨百翰大学的研究已证明其具有抑制某些癌细胞的能力,它还可用于对抗病毒感染,尤其是皮肤方面,如痤疮、皱纹和疤痕;
芫荽:是对抗耳鼻喉或泌尿道病毒的理想用油,可以基础油稀释后按摩或配合蜂蜜口服使用。
高地牛膝草:对流感、支气管炎、各种耳鼻喉症状有很好的疗愈效果;
甜马郁兰:对耳鼻喉的病毒有效,也可用于处理皮肤感染,如带状孢疹,水痘或牛皮癣;
罗文莎叶:强大的抗病毒、抗菌力,对流感、支气管感染、病毒性皮肤问题及耳鼻喉感染都可发挥作用;
茶树:因其全面特性和强大的抗感染能力而闻名,可用于多个层面尤其是呼吸系统问题;
柠檬等柑橘类精油:是著名的“空气净化器”,具抗菌和抗病毒功效, 即使微小的病毒也无法抵抗。在家里或办公室扩香即能发挥效力,医院应该强制使用;
澳洲尤加利、史密斯尤加利、蓝胶尤加利:对呼吸系统有着绝佳的化痰作用,对鼻炎、鼻窦炎、中耳炎的效果也不错。

参看:
https://www.doctissimo.fr/sante/aromatherapie/proprietes-des-huiles-essentielles/huiles-essentielles-antiseptiques-antivirales

来自的海登堡大学卫生研究所病毒学系的一项研究表明:
“精油是复杂的天然混合物,主要成为萜烯类分子和苯基丙烷类分子。尤加利、茶树、百里香等精油和其主要的化学成分,能够将病毒感染性降低96%以上。”
参看: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9653195

它们有何与众不同?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精油之所以被科学家和医生一而再再而三的研究,是因为它们对各种致病病菌,包括病毒、真菌、细菌有着极其强大的所用。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病菌对传统药物已产生耐药性。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正是“抗生素危机”加速了我们重新认识自然的疗愈力。

越来越多的现代科学家、医生、自然疗法医生在他们的著作中比较了芳香疗法与传统对抗疗法的差异。他们指出,芳香分子对细菌、环境和免疫系统有着复合作用,而对抗疗法的抗菌力有限且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副作用。

英国政府的最近一份报告统计,到2050年,每年可能有超过1000万人死于耐药性病菌,并使世界经济蒙受天文数字般的100万亿美元损失。
参看https://healthyfocus.org/8-powerful-antibacterial-essential-oils/

而一项代表经度奖的调查显示,每周有49%的医生在不确定是否需要抗生素的情况下给患者开了抗生素,更甚的是,有72%的医生在怀疑是否需要治疗病毒或细菌感染时开了抗生素,用抗生素来对抗病毒,这完全是以卵击石。.

对许多疾病进行简单的调查,就可以得到成千上万的科学数据,今天正在进行的或已取得的有关精油的临床研究已经证实了精油的价值,可为什么我们还在犹豫是否要将芳香疗法纳入到我们的主流健康策略中呢?无数的精油使用者的个人推荐以及几个世纪以来植物药草学的数据,理应成为令人惊叹的自然疗愈科学的资料库。

下面我们来看由40多位来自现代芳香疗法发源地法国的大学教授、医生、科学家的研究成果:
“由于它们的活性分子,几乎所有的精油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抗感染作用,它们的抗菌、抗病毒、抗真菌特性已被广泛的认可。如果使用得当,它们可以在感染时发挥强大的效力……”

比“抗生素”特性更重要的是,科学家们的兴趣在于知道如何利用它们的选择性和生物调节性,大多数精油不会影响肠道菌群……此外,某些含有单萜烯或醛类的精油是优异的空气杀菌剂,不管是在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生活场所还是病房,都能清洁空气,防止致病菌的扩散。迄今为止,在一定条件下,发生医院内感染和用于对多重抗药细菌的抗生素辅助治疗时,精油可用于抵御这些致病菌。
参看:https://afedi.com/Documentation/Article/108

其它精油推荐:

来自法国专家团队提到的公认的具抗感染作用的精油包括

酚类:香荆芥酚,百里酚,丁香酚,代表精油如野马郁兰,鼠尾草,百里酚百里香,丁香花苞,神圣罗勒等
肉桂醛:如中国肉桂,锡兰肉桂等
单萜醇:牻牛儿醇,侧柏醇,沉香醇,萜品醇,薄荷醇……,代表精油如天竺葵,侧柏醇百里香,沉香醇百里香,花梨木,胡椒薄荷,薰衣草等
部分醛类:牻牛儿醛,柠檬醛……代表精油如香茅,柠檬尤加利等
酮类:马鞭草酮,隐酮,薄荷酮……代表精油如柠檬马鞭草,隐酮多苞叶尤加利,胡薄荷,高山薄荷等

下面是维也纳大学研究人员的研究:
“许多体外研究证实了精油及其成分的抗病毒能力。大多数精油在对抗I型和II型疱疹病毒上具有很高的抗病毒活性。”
上述精油来自:
树艾
蓝胶尤加利
松红梅
茶树
香蜂草
胡椒薄荷
鼠尾草

另外一些精油来自:
洋葱
大蒜
芫荽
罗勒
马郁兰
平叶欧芹
这些主要用作香料,研究显示对I型唇疱疹病毒也有较高的活性。

此外,一项针对60名年龄在12-75岁的患者的研究评估了不同精油的抗病毒活性。60名患者中包括50名丙肝(HCV)携带者和10名乙肝(HBV)患者。所使用精油包括:
罗文莎叶
格陵兰喇叭茶
胡萝卜籽
侧柏醇百里香
月桂
绿花白千层
永久花
这些精油既可单独使用,也可以作为对抗疗法的有益补充。
参看:Mylene Combalot. L’Immortelle d’Italie (Helichrysum italicum) et son huile essentielle. Sciences pharmaceutiques. 2013

单分子的还是多分子的?

今天我们知道,如果能够正确使用,即便是最致命的微生物也无法抵御精油的强大威力。不久前科学家公布,精油可以杀死致命的MRSA超级病菌。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了三种精油,它们在2分钟内消灭了MRSA病菌(耐甲氧西林葡萄球菌)和大肠杆菌,他们建议将这些精油混合到肥皂或洗发水中在医院使用。像MRSA这些在医院感染的疾病,每年要夺去5000人左右的生命…..

进行这项研究的Warn博士说,这些精油能可用作吸入疗法带来愉悦的感受,这种疗法“可能比目前的疗法有更高的成功率……”
参看http://news.bbc.co.uk/2/hi/health/4116053.stm

几十年前法国的格里芬教授已经研究了某些复方精油的抗感染特性,这其中柠檬发挥了重要作用。莫雷尔、罗查克斯等科学家已经证明,用柠檬精油扩香能够在特定的时间中让以下病菌失去活力:
•脑膜炎球菌(脑膜炎-血液感染):15分钟
•埃伯特细菌(斑疹伤寒):1小时
•肺炎球菌(肺炎等):1-3小时
•金黄色葡萄球菌(皮肤和呼吸道感染、食物中毒):2小时
•溶血性链球菌(分解红细胞——肺炎、血液中毒(脓毒症)、大脑和脊髓的炎症(脑膜炎)等):3-12小时
参看
http://www.fourwinds10.com/siterun_data/health/holistic_alternative_m edicine/news.php?q=1196612274

对抗疗法的承诺并没有兑现,如今,有超过30%的住院患者是医源性疾病的受害者,即滥用药物的受害者。不要忘了,仅仅在法国,对抗疗法药物每年造成超过1万人的死亡,这个数字是车祸致死的3倍,也仅仅是在法国,每年有超过13万人因使用对抗疗法药物不当而住院。

显然,现代医学公认的最有效的四种药物:止痛药、抗风湿药、精神类药物和抗生素已处于危机之中,它们带来了巨大的副作用,并导致医疗费用剧增。这和现代农业一样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斗争,我们用缺乏大自然整合智慧的孤立化学物质作用于人体,即土壤,然后呢?

一开始一切都很完美,我们不想要的病毒、细菌、真菌、寄生虫被赶走或摧毁,继而土壤也被破坏,那些“不速之客”们又回来了,继续用新的武器攻击我们变得虚弱的身体或土壤。

另一方面,精油的多分子结构能避免单分子对抗疗法的很多副作用,精油的功效也是多方面的,这也正是精油如此强大的原因。精油分子不可预知且不断变化令细菌和病毒无法抵御。

这也是薄荷精油可同时用于神经系统、肝脏、皮肤、循环系统、免疫系统、肠道及心理问题的原因,这对于一个受过传统对抗疗法训练的专业医生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结论

芳香疗法是一个整全的疗法,大部分的疗愈力无法用单一的科学调查、生物化学分析来追溯,而是应以更广泛的视野来探究,包括药物植物和它们的精油的微妙能量,和每一位病患的具体情况,还有他的能量体。

这一领域已经超过了严格科学意义上的范畴,涉及到心理-情感和心理-精神层面及经验、实证等,这将在不久的将来引领一个整体医疗的新的时代,基于对真正疗愈的开创性的理解,物质(主要是食物和药物)、行为、能量、意识、个体及集体、精神在同一个方向上合作,即人类与人类社会的进化。

阅 2,546
0

放松心情、缓解压力 ♠ 三句话概括康乃馨精油 ♠ 1.抗 病 毒 2.增强机体免疫力 3.扩 张 血 管 精油 […]